王光谦常委:探索西部地方高校内涵式发展之路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9-08-30 18:54

  探索西部地方高校内涵式发展之路

  ——王光谦常委的发言

  高等教育的内涵式发展,是包括教学、科研、社会服务、文化传承等方面的综合发展,最终目标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,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,发展素质教育,推进教育公平,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。大部分西部地方高校在办学方面都走出了“有特色、高水平”的内涵式发展之路。以最后一批“211”大学,即青海大学、宁夏大学、海南大学、西藏大学、新疆石河子大学为例,各校努力克服地处偏远、高水平人才不足、办学经费短缺等问题,聚焦优势和特色学科,很好地服务了国家和地区发展战略目标,办出了人民满意的大学。但在现有评价体系中,存在一些反差,对西部地方高校师生科研成果的肯定和科研积极性的激励明显不足,在各类学科排名评比中,西部地方高校几乎评不了“A”,在单纯由国际发表论文决定的ESI(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)学科排名中进不了百分之一,更不要说千分之一。

  这种情况,不能全面、客观地反映西部地方高校的作用和贡献,必须加以改变。

  2018年9月10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,要深化教育体制改革,健全立德树人落实机制,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,坚决克服唯分数、唯升学、唯文凭、唯论文、唯帽子的顽瘴痼疾,从根本上解决教育评价指挥棒问题。为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,进一步搞好西部地方高校建设,提出四点建议:

  一、 在西部(包括东北地区)设立国家人才岗位,实现从“戴帽子”到“摆凳子”的转换。现行“帽子”人才,比方说“杰出青年”,青海、宁夏、西藏至今还是“零”。今年公布的300名国家杰青名单,西部省份除了云南有一名外,其它省份不出意料都“剃了光头”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该设立“地区杰青”,改变这种“人才凹地”现象。另外,还可比照“万人计划”在中西部设立“万人岗位”,根据国家和地方的战略任务设定岗位,由设岗的中西部高校和科研单位自主全职聘人,履行主体职责,从根本上扭转人才“戴着帽子跑”的局面。

  二、 在地方高校的特色高水平学科增加专业博士学位点。专业博士学位以满足地方高校服务国家和地方战略需要为出发点,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导向,大力培养高水平人才队伍,破解西部高校创新能力不足难题。比如,青海大学就拥有高原医学、高原农牧学、盐湖化工和太阳能新能源等特色学科,海南大学的热带作物学、宁夏大学的煤化工、石河子大学的绿洲农业、西藏大学的生态学,也同样是不仅有特色,更重要的是与国内外同业相比,具有很高水平。如果得到国家在博士点设置等方面的支持,上述特色学科在相关创新领域将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和空间。

  三、 减少数论文、数“帽子”的简单评比、评估、检查,将服务国家和地方发展战略所作的成绩贡献作为重要评价指标。比如,青海大学积极响应三江源生态保护这一国家战略,设立三江源生态本科专业,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和中华水塔保护培养了专门人才。应该看到,像青海大学这样的一批地方高校,为农牧民、少数民族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提供了高质量的科技支持,培养了一大批扎根祖国边远地区干事创业的各类人才,较好地贯彻了党的教育方针,在高校的各类评比中应对上述重要贡献予以考虑,建立更加科学全面的评价机制。

  四、 在政策制定和条件建设上支持地方高校走“有特色、高水平”的内涵式发展之路。在国家实施的“双一流”大学建设的同时,建议增加“双特色”大学建设项目,可遴选中西部地区50所大学建设有特色、高水平应用型学科,鼓励其相对于研究型大学的“错位发展”。“双特色”学校建设投入经费是“双一流”的五分之一即可,重在体制机制创新,落实职称评审、绩效激励、科研器材购置、学科调整等方面的办学自主权。特别是经费使用少些主管单位的“套餐”,多些使用单位的“点餐”,把投入更多地用在人头上,激发西部高校创新争先活力。

  (发言人工作单位和主要职务:民盟中央副主席,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教授,青海大学校长,中国科学院院士)

(责编:张佳妍(实习生)、王欲然)
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